落櫻後-遊陽明山 周夢蝶

依然空翠迎人!
小隱潭懸瀑飛雪
問去年今日,還記否?
花光爛漫;石亭下
人面與千樹爭色

不許論詩,不許談禪
更不敢說愁說病,道德仁義
怕山靈笑人。這草色
只容裙影與蝶影飜飛
在回顧已失的風裡。

風裡有栴檀焚燒後的香味
香味在落日灰燼的臉上走著
在山山與樹樹間-------
同來明年何人?此橋此澗此石可仍識我
當我振衣持鉢,削瘦而蕭颯。

直到高寒最處猶不肯結冰的一滴水
想大海此時:風入千帆,鯨吹白浪
誰底掌中握著誰底眼?
誰底眼裡宿著誰底淚?
多樣的出發,一般的參差!

若楊枝能點微塵為解熱的甘露
若眉髮如霜餘的枯葉
蕭蕭散落歸根。霓虹在下
松濤在上。紥一對草翅膀
我欲凌空飛去。

神使鬼差。縱身有百口口有百舌
也難為逝者訴說--------
櫻花誤我?我誤櫻花?
當心愈近而路愈長愈黑,這苦結
除卻虛空粉碎更無人解得!

飛行攝影 : 天行見空中視覺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Dianthus & Poppyflowerss

Alv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